<table id="s4sso"></table>
  • <td id="s4sso"><noscript id="s4sso"></noscript></td>
    English 服務熱線: 800-810-7333

    跟著基建狂魔,“云游”拉林鐵路 2021-07-01 10:53  作者或來源:中國新聞網

      跟著基建狂魔,“云游”拉林鐵路!詳解世界屋脊上的超級工程!

      625日,“復興號”高原內電雙源動車組滿載乘客,迎著高原燦爛的陽光,緩緩駛出了站臺,標志著拉()()鐵路正式開通運營,拉薩至山南、林芝,最快1小時10分、3小時29分可達,西藏由此進入電氣化鐵路時代。

      拉林鐵路起自西藏自治區拉薩市,經山南市貢嘎縣、扎囊縣、乃東區、桑日縣、加查縣和林芝市朗縣、米林縣,到達林芝市區,全長435.48公里,設計時速160公里。

      點擊進入下一頁

      拉林鐵路連接既有的拉日和青藏鐵路,還是在建的川藏鐵路的重要組成部分、規劃的滇藏鐵路的共線地段。它的建成通車,不僅實現了西藏各族群眾“坐上動車去拉薩”的夢想,同時對加強內地與西藏聯系交流、維護民族團結、鞏固邊疆穩定、助力鄉村振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點擊進入下一頁

      ▲“復興號”動車組開進西藏

      在拉林鐵路開通前夕

      小新跟隨央企建設者的腳步

      走進青藏高原

      探尋拉林鐵路的

      “靚”、“難”、“新”、“艱”

      “秀”、“妙”、“暖”

      為大家揭秘“基建狂魔”再戰雪域高原

      續寫“天路傳奇”的故事

      靚!“復興號”動車組首次開上雪域高原

      6251030分,隨著一聲汽笛長鳴,“復興號”高原內電雙源動力集中型動車組從拉薩站駛出。至此,中國中車研制的“復興號”動車組實現了在祖國大陸的全覆蓋。該動車組采用整列一體化設計,兩端分別掛電力動力車和內燃動力車,可在電氣化和非電氣化線路間自由切換、貫通運用,編組為12輛,設一等、二等和商務車廂,定員755人,創新采用彌散和分布式相結合的方式連續供氧,為旅客提供良好乘車體驗,完全適應高海拔、連續長大隧道環境。

      該動車組最高運行時速160公里,采用28拖編組型式,并可具備擴展到12拖的能力。該型動車組的研制充分利用機車、動車組裝備發展的技術成果,以運輸需求引導,采取組合創新和專項技術突破的方式,實現多項技術填補了行業空白,達到了世界領先水平,是名副其實的“六星”級動車組。

      點擊進入下一頁

      難!世界屋脊上擘畫鐵路藍圖

      拉林鐵路位于青藏高原岡底斯山與喜馬拉雅山之間的藏東南谷地,90%以上的線路在海拔3000米以上,16次跨越雅魯藏布江,沿線山高谷深,相對高差達2500米,施工難度極大。

      從一張藍圖變成現實,拉林鐵路從前期勘察設計到建設施工歷時超過10年?!拔覀兪情_路先鋒的‘先鋒’,從沒有路開始,就在拉林鐵路沿線展開規劃設計?!币呀浉叛┯蚋咴?span lang=EN-US>11年的中國中鐵所屬中鐵二院拉林鐵路配合施工項目部項目總體兼項目經理何娘者說。

      為了能在復雜地質條件下選出好的線路,中鐵二院設計團隊探索性地采用“空、天、地”一體化綜合勘察技術,查明沿線災害類型、分布情況及對鐵路工程的影響,對千米級危巖落石、高位泥石流、雅魯藏布江河谷風積沙等國內罕見不良地質,采取合理可行的工程措施,桑加大峽谷無人區、高海拔山峰等都一一探查清楚,最終在西藏建設成了一條高橋長隧的壯麗鐵路線。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中鐵二院承擔了川藏鐵路拉林段全線的勘察設計任務,圖為專家現場勘查。

      作為拉林鐵路總咨詢方的中國鐵建所屬中鐵一院拉林鐵路總咨詢師曹毅介紹:“中鐵一院依托六十多年的高原鐵路勘察設計經驗和一系列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為施工圖設計方案審核、質量安全等把好技術咨詢關?!痹谌€控制性工程桑珠嶺隧道出口咨詢過程中,中鐵一院提出增設斜井縮短平導的優化意見,將原設計平導長度由4512米縮短至785米,一舉節省投資3000余萬元,縮短工期60余天。

      新!科技創新開啟西藏鐵路新紀元

      拉林鐵路是西藏高原第一條電氣化鐵路,也是世界上最高海拔、最復雜艱險的電氣化鐵路。

      中國中鐵所屬中鐵電氣化局承擔了拉林鐵路全線電力建設任務。在極端地貌、氣候條件下,中鐵電氣化局積極推行“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施工理念,創新研發了剛性吊弦加工平臺、倒裝式腕臂預配平臺、支柱組立自動脫鉤裝置、隧道內移動式作業平臺車等多項新裝備助力施工。同時采用恒張力放線車架設接觸線,使用BIM技術指導牽引變電所敷設線纜,提升了拉林鐵路電氣化建設質量。

      點擊進入下一頁

      ▲技術人員對拉林鐵路接觸網進行冷滑試驗

      拉林鐵路全線牽引變電所采用無人值守加遠動控制系統,所內裝有智能化攝像頭,24小時全自動巡檢所內儀表設備,一旦發現異常及時預警。調度端的監視員可在千里之外的西寧通過遠動控制系統,實現對變電所內的斷路器、隔離開關、監控保護等裝置的操控。

      點擊進入下一頁

      ▲夜空下的拉林鐵路米林220kV牽引變電所

      艱!攻克多重施工建設難題

      最""大橋

      ——藏木雅魯藏布江雙線特大橋

      拉林鐵路全線共有各類橋梁121座,其中,由中國中鐵所屬中鐵廣州局承建的主跨430米的藏木雅魯藏布江雙線特大橋是世界上跨度最大、海拔最高的鐵路鋼管混凝土拱橋。該橋也是國內首座免涂裝耐候鋼鐵路大橋。這種鋼材“裸露”在自然環境下,外表面會自然形成免維護的氧化保護層,無需再涂裝油漆便可起到長期防腐效果,既節省大橋全壽命周期成本,又減少人工勞動強度,具有低碳環保節能等諸多優點。

      在大橋建設過程中,中國中鐵建設者還相繼攻克了水下拱座填石圍堰止水開挖、高原高寒12級風峽谷區復雜地形地質條件下250噸不等邊跨大型纜索吊機設計施工、高原高寒大溫差氣候條件下耐候鋼鋼管拱肋制運架等多項重大技術難題,多項科技成果達到國際先進、國內領先水平,并由此獲得國家發明專利11項、實用新型授權3項、省部級工法6項。

      點擊進入下一頁

      ▲建設中的藏木雅魯藏布江雙線特大橋

      拉林鐵路全線隧道47座,總長216公里,其中10公里以上的特長隧道6座。在隧道設計建設中,遇到了高地溫、軟巖大變形、強巖爆、高壓富水冰積層、高原風積沙等特殊不良地質問題,可以說拉林鐵路是一個集成各類隧道難題的“博物館”。

      最“熱”隧道

      ——桑珠嶺隧道

      由中國中鐵所屬中國中鐵五局承建的桑珠嶺隧道,作業面高溫巖石高達攝氏89.3度,已超過高原水的沸點,為國內外罕見。為抵御高溫,施工項目部設5條通風管道同時運行,每天抽300400立方米的江水對洞內進行噴灑,同時將7噸的冰塊運至隧道進行降溫。在洞內設置空調移動休息室,備有防暑降溫藥品、飲品;現場采用輪換作業方式,工作時間不超過3小時。2018117日,經過1125天的緊張施工,桑珠嶺隧道比預定工期提前6個月貫通。

      點擊進入下一頁

      ▲在桑珠嶺隧道,建設者通過測溫、制冰應對高巖溫

      最“長”隧道

      ——達嘎拉隧道

      由中國鐵建所屬中鐵十八局集團承建的達嘎拉隧道,全長17.324公里,是拉林鐵路最長隧道。該隧道位于喜馬拉雅山脈和岡底斯山脈縫合帶,平均海拔3400米,最大埋深1730米,地質極其復雜,存在高地溫、強巖爆、突泥涌水、斷層破碎帶等多個地質難題。其中巖爆段落長達8公里以上,為了克服施工難題,項目部在原來設計開挖、出渣等設備的基礎上增加防護網片等多項安全保護措施,確保了施工過程的平穩推進;高地溫段落長達8公里以上,為此施工過程中采用三臂鑿巖臺車、濕噴機械手、拱架安裝臺車、超大功率風機、制冰機等先進設備確保了施工安全和質量。

      點擊進入下一頁

      ▲達嘎拉隧道洞口

      最“巖爆”隧道

      ——巴玉隧道

      由中國鐵建所屬中鐵十二局集團承建的巴玉隧道,其94%位于巖爆區,是目前世界上巖爆最強隧道,被建設者稱為“石頭像炮彈一樣飛的隧道”。建設者研發了跟蹤巖爆的微震傳感器陣列動態布置技術,首次在青藏高原搭建了遠距離無線通訊傳輸的巖爆實時微震監測系統;引進三臂液壓鑿巖臺車、移動防護臺車等先進機械設備,給機械設備加裝防護網、防護鋼板,為作業人員配備了防爆服,讓作業人員在“金鐘罩”內安全工作。

      點擊進入下一頁

      ▲巴玉隧道洞口

      秀!“一站一景”彰顯匠心獨運

      在430多公里的拉林鐵路線上,點綴著一座座藏式風格的火車站。建設者秉持“一站一景”的設計理念,充分融合藏源文化特點,巧妙搭配藏紅、金黃、雪白三種主色調,將雪域蓮花、吉祥結、氆氌等元素,廣泛應用于站房設計,一座座車站猶如美麗項鏈上的一顆顆明珠,光彩奪目。

      林芝站是拉林鐵路的起點,也是沿線最大的車站,建筑面積14986.7平方米。在其裝飾施工中,中國中鐵所屬中鐵建工集團以布達拉宮和拉薩站等西藏地標建筑為參考,打造藏式風格站房,選擇以傳統藏式的紅、白、木色作為拉林鐵路站房的主色調,被稱為林芝名片的桃花紋樣、“藏八寶”之一的吉祥結等地域與民族元素紛紛被融入到拉林鐵路站房的深化設計方案之中,室內空間柱子采用了藏式柱頭的斗拱造型,同時還通過林芝站候車廳兩側巨幅壁畫來展現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林芝當地翻天覆地的變化和工布響箭等當地特色文體活動。

      點擊進入下一頁

      點擊進入下一頁

      山南站是藏民族發祥地、藏文化搖籃,歷史悠久,文化燦爛。由中國鐵建所屬中鐵建設集團承建的山南站,站房外立面造型提取西藏第一座宮殿——雍布拉康層層向上的形態特征,立柱內嵌藏紅色線條,柱腳增加石刻吉祥結文化圖案,中部幕墻的小窗洞取自藏式傳統建筑的窗花,完美詮釋“藏之源、山之南、河之畔、湖之藍”的山南印象。

      點擊進入下一頁

      妙!環保塑造高原鐵路綠色長廊

      拉林鐵路沿線處于高原高寒地區,生態環境敏感脆弱,設計施工高度重視生態環保,中國中鐵、中國鐵建在建設中積極開展生態恢復科學研究,成功打造了高原鐵路綠色長廊。

      中國中鐵所屬中鐵二院設計團隊秉承環保選線理念,因地制宜采用高原鄉土植物種類及配置方式,大大提高生態恢復成果的存活率、保存率。首次提出太陽能灌溉遠程控制系統,針對雅江河谷風積沙發育、土層淺薄、跑水跑肥嚴重等難題,采取頻繁的不充分灌溉模式,使植物成活率達85%以上,養護費用較人工養護節約了30%以上,徹底打破該區域生態恢復“一年生、二年荒、三年死光光”的技術瓶頸,為后續類似高原生態脆弱地區鐵路生態恢復工程提供可供借鑒的經驗和案例。

      中國中鐵所屬中鐵八局承建的拜珍特大橋,橫穿桑日縣天然防護林,且常年有珍稀動物活動其中。為減少施工對天然防護林的影響,項目部將原計劃6米寬的臨時便道優化為3.5米,有效節約了臨時用地量和臨時林木移栽量;為防止野生動物誤入施工區域造成傷害,項目部每隔100米設置一條野生動物通道,保障了野生動物能夠穿過施工區域到河邊飲水、棲息繁衍;在拜珍車站風沙治理工程中,項目部累計扦插紅柳條8870550株,栽植旱柳45864株,并配備水肥一體化微灌系統。

      點擊進入下一頁

      ▲拉林鐵路沿線自然風景秀麗

      暖!建設在高原 藏漢一家親

      拉林鐵路通車后,有效改善沿線地區居民的出行條件,結束了藏東南地區不通鐵路的歷史,提升了交通運輸的穩定性和通達性,對于助推旅游業再攀新高,帶動西藏經濟又好又快發展,提高西藏人民生活水平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義。

      “鐵路建設大軍來了之后,通過施工便道、便橋、便隧永臨結合,我們村的渡船只好進歷史博物館了?!绷种ナ忻琢挚h江中村村長朗嘎說。

      江中村的邊巴次仁介紹道:“拉林鐵路讓我們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道路修通方便了,大家還通過參與修鐵路,掙到了很多錢,村里有十幾戶村民都購置了小汽車。我要繼續帶大家學技術、繼續支持鐵路建設,跟著他們去干川藏鐵路!”

      江中村的變化在拉林鐵路沿線并非個例。中央企業所屬單位在拉林鐵路建設過程中,注重吸納當地勞動力,傳授勞動技能,解決就業問題,并通過多種惠民舉措帶動沿線經濟發展,帶領藏族人民共同走上致富之路。

      點擊進入下一頁

      ▲鐵路建設者與藏族同胞載歌載舞

      傳承“青藏鐵路精神” 續寫“天路”傳奇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在高原上工作,最稀缺的是氧氣,最寶貴的是精神?!?/span>

      作為青藏鐵路建設的主力軍,央企鐵路建設者攻克“多年凍土、高寒缺氧、生態脆弱”三大世界性難題,建成了舉世矚目的青藏鐵路,創造了世界施工領域的奇跡。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2014年底,新時代的央企鐵路建設者接過前輩的旗幟,再次征戰高原,開啟了拉林鐵路的建設大幕。此后,數萬中國中鐵、中國鐵建建設者繼承和發揚“挑戰極限、勇創一流”的青藏鐵路精神,在雪域高原鏖戰數載,為西藏人民再添一條鋼鐵大動脈!

      巍巍青藏高原,皚皚雪山圣土

      站在歷史新起點上

      央企鐵路建設者

      與300余萬高原兒女一道

      同心奮斗,攻堅克難

      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

      為加快推進西藏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貢獻智慧和力量!

     

    服務熱線:800-810-7333 郵箱:conn@gpos.cn 電話:8610-82564571 傳真:8610-82564571-801 京ICP備18017976號 Copyright ? 2005-2021 Beijing Golden Point Outsourcing Servic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金支點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權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